Activity

  • Ward Washington posted an update 1 year, 10 months ago

    宋日山有公寓鑰匙已經在客廳裏等着了,宋雪眠看到父親帶着行李箱,放在沙發邊,她放下手提包,走了過去,“爸,你剛下飛機?”

    宋日山沒有搭話。

    表情一直很嚴肅,這樣的宋日山,對宋雪眠來說很陌生,從小到大,他從來不會對她擺出這麼嚴厲的樣子。

    宋雪眠覺得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爸,我給你倒杯茶。”宋雪眠說着往廚房走,立刻被宋日山沉聲一喝,“給我過來!”

    宋日山的聲音震得牆壁都在顫。

    宋雪眠渾身一抖。

    眼淚差點掉下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父親爲什麼會這樣?

    宋雪眠靜靜地走到宋日山的跟前,“爸,發生什麼事了?”

    她問,迴應她的是,宋日山把口袋裏的照片扔在茶几上,砸下去的那記響聲,和一下子從茶几上散落到地上的照片都讓宋雪眠陡然臉色發白——

    “和這個男人的事,是真的麼?!”

    宋雪眠對着宋日山怒紅的眼睛,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些照片都是平時她陪着江湛北和客戶商談時的畫面。

    是誰偷/拍的?

    每一張照片裏都刻意拍下她和他親密的瞬間。

    “爸,你聽我解釋……”

    宋雪眠急着蹲下身跪在宋日山的跟前,她想要說不是她和江湛北不是他所想的那種關係,可是宋日山看她那張被嚇到慘白的臉,勃然大怒,一把抓起她的胳臂,“畜/生!不知廉恥!”

    宋日山反手就抽了宋雪眠一個巴掌——

    男人的力道上來,女孩兒哪裏經得住,宋雪眠耳邊的發被打得濺起,半張臉顯出攝人的手指印……

    眼淚啪嗒啪嗒的掉下來……

    很痛,但心更痛,這是宋日山第一次動手打她……

    唯一疼愛他,給予她關心的父親打了她……

    看着宋雪眠被自己的一個耳光打得渾身顫抖,淚水掛滿整張楚楚可憐的臉孔,宋日山心裏也很痛。

    但是只要想起她和江湛北發生了那種骯髒的關係,他就無法冷靜下來。

    爲什麼偏偏是江家,爲什麼偏偏是那個男人!

    “你給我收拾好行李,晚上立刻跟我回海城。”

    宋日山態度堅決。

    宋雪眠怎麼可能願意回去,求着他,抓着他的手,“不要,爸,求你不要,我不能回海城!”如果回海城,樸閔慧一定會把她塞給隨便哪個老男人,她的一輩子就會毀了!

    “你愛上那個男人了?!知不知道你妹妹就要嫁進江家,你卻給他人家小叔做小,宋雪眠,你到底要不要臉?!”

    宋日山怒罵

    比起剛纔那一巴掌,這些話才是最傷人的。

    宋雪眠忍着眼淚,忍得心口一陣陣的絞痛。

    原來說到底,父親在意的是,怕她影響了宋茵茵一輩子的幸福……

    做小?

    不要臉?

    如果不是因爲她有個想要毀掉她一生的母親,她怎麼會惹上江湛北這個根本就惹不起的男人……

    “就算我不要臉,我也要留在南城。”

    宋雪眠紅着溼潤的眼睛瞪着宋日山,他的大手擡了起來,她不躲也不閃——

    她一直以爲就算全世界拋棄她,父親也不會拋棄她。

    可是,是她太奢求了……

    這世上,誰都不需要她……

    誰都不在意她的喜怒哀樂,她的痛苦與否……

    宋日山被氣得雙目怒睜,竟然對宋雪眠吼了聲“滾!”

    宋雪眠完全杵然。

    她就像被父親狠狠遺棄的小孩,宋日山咒罵着,“不跟那個男人一刀兩斷,你就和我斷絕父女關系,我不會再供你吃供你住,滾出去,自生自滅!”

    宋雪眠脾氣也硬。

    抹掉眼眶裏不爭氣掉出來的眼淚,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

    遲早,她會被拋棄的……遲早……

    宋雪眠抓起地上的手提包就奪門而出,宋日山沒想到她的反應會這麼倔強,“踏出這個門就別想再回來!”

    摔門的聲音還是回了過來。

    宋日山捂着突然痛起來的心口,滿容痛苦地坐倒在沙發上——

    怎麼會這樣……

    他的雪眠怎麼會和那個男人扯上關係,難道四年前開始她就和他……

    ……

    宋雪眠從樓梯上一路跑了下來,她不想在這裏多呆一秒鐘。

    衝出底樓的時候,沒頭沒腦地撞進一堵人牆,她連對不起都沒有說就要走,那人卻抓住她的雙手,“宋雪眠,你的臉怎麼回事?!”

    宋雪眠根本聽不進那人問了她什麼,甚至他認識她,喊了她的名字。

    她只是想逃,逃得遠遠的。

    多年來,所有痛苦忍下的委屈因爲宋日山的那個耳光而讓她崩潰……

    心好痛,臉好痛,渾身都好痛……

    “放開我……求你……放開我……”

    女孩兒哭得楚楚可憐,兩隻手無力地在男人的鉗制中掙扎,眼淚一串串下來,揪得男人的心都痛了起來——

    爲什麼不放開她,讓她離開這兒,立刻離開這兒!

    “丫頭,看着我,告訴我,誰打了你?!”

    男人吼着她,宋雪眠討厭那吼聲,滿腹的委屈又涌上來。

    她對着他又打又鬧。

    直到他讓她冷靜下來,哭到模糊的眼睛因爲淚水掉下的時候,才看到了……江雲赫的臉……

    宋雪眠忍不住眼淚又掉了下來。

    江雲赫心疼地一把把她摟入懷裏,就聽她靠在他的胸口啜泣,請求他:“帶我走,帶我走……” 雷御風看着她失去了光澤的霧氣沉沉的雙眸,禁不住心底一疼。

    “跟我過來!”他壓抑下心底洶涌的情潮,沉聲說。

    剛走了幾步,他們身後傳來了汽車引擎聲,隨即就是剎車聲。

    “雷先生!人帶過來了!”漠南上前低聲說。

    雷御風停下了腳步,回轉身去,慕一一也回過了頭。

    車門打開,韓振宇被推下了車,他穿着白色襯衫,深色西褲,滿臉狼狽。

    他的雙手被銬在了身後,因爲穿的單薄,凌冽的冷風灌進了他敞開的衣領,他禁不住打了個寒顫。

    “丫頭……”韓振宇直起腰,看到了站在那裏的慕一一。

    慕一一沒有動,也沒有說話,只是像看着一個陌生人那樣的看着他。

    兩個男子走到車旁,幫着車裏的人把坐在輪椅上的北堂武給擡了下來。

    “靜,過來!”北堂武用力推開了想要扶住他輪椅的男子。

    慕一一快步上前,蹲下了身:“你還好嗎?”

    北堂武用粗糙的手掌撫摸了一下她的臉龐,慈愛的眸光在他眼裏閃爍着:“靜,爸爸很想跟你一起過以後的人生,我想補償這些年遺漏的那些空白。爸爸雖然不是個什麼好人,可對你的愛,從來沒有消失過!”

    慕一一心頭一熱,眼角刺刺的痛。

    她抓住北堂武的手,脣瓣不受控制地抖動。

    “每次你的生日,我總是在想,靜又大了一歲,一定是個漂亮的女孩了;靜該上大學了,有男孩子喜歡了嗎?靜過得好不好?想爸爸媽媽了嗎?她會不會埋怨我們?她會不會以爲是我們遺棄了她?”說着,北堂武的眼眶紅了,他的身份和地位決定了他極少流淚。

    可這會看着自己失散了多年的親生女兒,禁不住熱淚盈眶。

    “我過得很好……真的……收養我的家人都對我很好……”慕一一不想讓北堂武擔心,她的眼淚流進了北堂武溫熱的掌心裏。

    這一刻,她很滿足,知道了親生父母是那麼的愛她,惦記着她,還有什麼可怨的?

    “還好!靜,還好我這輩子還能看到你,知足了,有個這麼漂亮懂事的女兒,爸爸就是死了也知足了!”

    慕一一聞言,驚了下。

    她明白北堂武這麼說,是抱着必死的決心。

    她驚慌地回過頭,雷御風正陰沉着臉,看着他們。

    她猛地站了起來,跌撞着到了他的面前,流着淚卑微的乞求:“不要,雷御風,雷先生,求你了!那是我爸爸啊!”

    “北堂靜,”她的身後傳來北堂武威嚴的低吼,“不準求他,你是北堂家的女人,怎麼能去乞求雷家的男人?”

    北堂武用力的把輪椅推動到了慕一一身邊,一把拉開了她:“就是要死,也不能輸了尊嚴!”

    他是打定了主意不會讓自己的女兒跟了雷家的男人,因爲雷御風再好,那也是姓雷,雷家的男人配不上北堂家的女人。

    面色一沉的雷御風眼看着面色蒼白、楚楚可憐的慕一一像個無助的孩子一樣被拉開,心裏猛地一緊。
    武神主宰 何月娘聞言一笑,接過碧雪遞過來的帕子,擦了擦眼淚,強笑着看着銅鏡裏的夏宜冰,手上也是將新娘的髮髻梳了起來。鳳冠是十足十的金子做的,壓在整個腦袋上,夏宜冰覺得自己脖子都快斷了。

    何月娘將夏宜冰扶着站了起來,上下打量了夏宜冰一眼,將蓋頭掀了下來。

    “走吧,吉時快到了,王府的轎子也是再外面等了許久了。”夏宜冰聞言恩了一聲,緊緊的握住了何月娘的手,出了晴玥苑。

    突然想着從今以後便不能再任意地回到這裏,夏宜冰就覺得有幾分傷感,但是想着君墨宇在不遠處的恆王府等着自己,腳上停頓了一剎那便又重新邁開了。

    夏斌和夏老太太站在國公府門口,看着款款走來的夏宜冰,也是情不自禁地溼了眼眶。站在他們幾人身邊的媒婆見夏宜冰走了過來,便將手中的帕子一揮,往外面道了一聲。

    “新娘子出來了!”

    門外便是有人點燃了鞭炮,夏宜冰透過紅色的紗巾看了夏斌和夏老太太一眼,何月娘便將她的手交給了媒婆,由着媒婆牽上了轎子。

    隨着起轎的聲音響起,轎子被穩穩的擡了起來,直往恆王府的方向而去。

    君墨宇站在門口,一身大紅色的喜服襯得他越發風神俊朗,姚慧萱穿着一身粉紅色的衣服站在他們的旁邊,笑得分外開心,心中卻是氣得恨不得夏宜冰半路上被人劫了轎子。卻是只能看着王府的轎子一點一點地出現在了街口的方向。

    君墨宇心下一急,就要衝了出去,君裕卻是將君墨宇攔了下來,低語道:“莫急,轎子還有些時間才會到,今日這麼多達官貴人在場,莫要失了禮數。”君墨宇心中萬分焦急,一顆心也是跳得極快,更是越發覺得這一段路十分遙遠。

    而碧雪看見君墨宇的樣子一笑,附在轎子邊低語了一句:“小姐,世子現在的樣子跟平常看起來真不像,完全是一副心急如焚的樣子。”

    夏宜冰聞言嘴角微彎,將頭擡了起來,好像真的看見了君墨宇站在外面一副萬分焦急的樣子一般。

    喜轎穩穩的

    停在了恆王府門前,夏宜冰這才被媒婆從轎子裏牽了出來,媒婆看了君墨宇一眼,君墨宇便大步走了下來,將夏宜冰的手緊緊地牽住了。

    媒婆見狀會意一笑,退到了兩人旁邊道:“請兩位新人跨火盆,跨過火盆從此紅紅火火!”

    君墨宇向夏宜冰低語了一聲,“小心。”手上也拉得更緊了幾分,周圍的百姓雖是都知道最近的流言蜚語,但畢竟這裏是恆王府的門前自然是不敢造次。

    就在兩人即將跨過火盆時,卻是有一個女子從人羣中擠了出來,看着夏宜冰一臉的怒氣。正是之前一直對君墨宇糾纏不休的白淺淺。

    “慢着,恆王世子怎麼可以娶一個不潔之身的女子爲世子妃,這豈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嗎?像夏宜冰這種不知道跟多少男子同牀共枕過的女子怎麼配得上恆王府世子!”說着便將自己的胸脯挺了起來,好像真的見過夏宜冰同別的男子同牀共枕一般。

    夏宜冰和君墨宇轉過身看了白淺淺一眼,對於她並沒有毀了臉倒是有了幾分驚訝,夏宜冰拍了拍君墨宇的手,示意他莫要動怒,手上將自己面前的蓋頭掀了起來,美人如畫,眉間一點映紅硃砂,真是美得叫人覺得如同天上的仙女一般不能隨意地指染。

    “聽白小姐這般說,好像是看見過宜冰有做過什麼有失禮法的事情一般,只是我與白小姐不過是數面之緣罷了,白小姐卻是說得這般肯定,難道是有了什麼證據嗎?那還請白小姐拿出來,也好讓宜冰見識見識宜冰何時有過出格之事!”說罷輕輕一笑,更是美上加美,讓人移不開目光。

    白淺淺這般被夏宜冰一堵,竟是說不出一句話來,她不過是聽說了君墨宇要娶夏宜冰這個不潔之身的女子爲世子妃時,才衝家中匆匆忙忙跑了過來,哪裏有什麼證據,目光也是變得有些飄忽不定。

    卻突然看見了擠在人羣中的自家的柳嬤嬤,便走上前去一把將柳嬤嬤抓了過來。

    “是不是不潔之身我們做個試驗就知道了!”

    柳摸摸聽白淺淺這麼一說,便嚇得白了一張臉,看向夏宜冰的眼神也滿是恐懼。君墨宇

    掃了那個柳嬤嬤一眼,開了口。

    “碧雪,你和碧玉進去守着,以防有人作假!”說着冷冷的看了白淺淺一眼。

    白淺淺被君墨宇這麼一瞪,嚇得腳上軟了幾分,但是想着這是讓夏宜冰不能嫁給君墨宇的最後機會便也豁了出去。

    姚慧萱站在恆王府的門口,看着夏宜冰和白淺淺相爭的樣子,嘴角微彎,眼中的光芒越發明亮,看向君墨宇的目光也滿是佔有慾。

    柳嬤嬤哪裏會檢查人是否爲處子,如今也是只能趕鴨子上架了,被王府的婢女領到一個屋子後,柳嬤嬤見白淺淺不在便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還請世子妃恕罪,老奴並不會檢查處子之身,只是被小姐逼着不得不進來。”

    夏宜冰聞言哭笑不得,將自己的喜服掀了上去,露出一截粉臂道:“嬤嬤仔細看看我手上的這是什麼?”

    柳嬤嬤被夏宜冰這麼一喚,擡頭就看見了夏宜冰手上的那一點殷虹硃砂,同爲女子,她自然是知道那顆硃砂痣的含義,雖是鬆了一口氣,想起外面的白淺淺卻是白了一張臉,若是她說夏宜冰不是不潔之身勢必是會被白淺淺收拾,若是說夏宜冰是不潔之身,定是會被恆王府的人對付。

    這般想着竟是哭了出來,往夏宜冰爬了過去,夏宜冰自然知道柳嬤嬤在擔心什麼,輕輕一笑,聲音如同方纔一般溫柔。

    “我看嬤嬤倒是一個不錯的人,便到王府來伺候我吧,只是嬤嬤若是存了別樣的心思,那到時候可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柳嬤嬤聞言擡眸看了夏宜冰一眼,發現對方的眼中沒有半點說假的神色,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跟在夏宜冰的身後出了門。

    白淺淺看見他們出來了,用目光瞪了柳嬤嬤一眼,柳嬤嬤自然是明白白淺淺的意思,但是如今自己由着夏宜冰護着,膽子也是大了。

    “老身已經替世子妃檢查過了,世子妃手上的守宮砂並沒有消失,世子妃並不是不潔之身!”說完看了夏宜冰一眼。

    姚慧萱和白淺淺聞言均是一愣看向夏宜冰的目光滿是不甘心,卻又無可奈何。

    (本章完) “天哪!”牀上的林雨霏急忙一躍而起:“我怎麼會睡那麼久!”

    秦慕抉伸手護住她的動作:“你是孕婦,溫柔一點!”